陈道明批吸毒艺人 终端掌控者品味决定影视观众品味
2017-10-27 02:30
来源:未知
点击数:            

  “更有甚者,开拍前不问剧本内容、不要情怀内涵,而是想方设法找话题、炒绯闻。”陈道明回忆,一位收片负责人说“演员不会演戏没事儿、剧本再烂无妨,只要有绯闻,肯定有收视。”

  陈道明说,电影既是流通商品也是产品,文化传承是电影人首要考量的因素。“而现实中,我们更多考虑如何带来商业价值、如何抓住观众眼球以巩固自己的商业地位。如此这般,还如何推陈出新?如何涌现精品力作?又能留有多少价值?”

  无论院线经理还是收片人,都掌握着排片。陈道明认为,这些终端掌控者的把关任务异常艰巨,他们的品位从某种程度上决定着中国十多亿影视观众的文化口味。

  当前,不少文化公司纷纷上市让陈道明想不明白。“无司规模大小,都在做上市梦,都想办法借壳上市创业绩,之后再转卖,搞得很多投资方不投拍电影而转投文化资本市场了。”他叹息道,“当借壳上市成为文化公司的同一个梦想时,不知还能有多少人从事剧本创作,我们的文化还怎能结实?!”

  陈道明冷静了一会儿又说:“演员,比普通老百姓挣得多、社会关注度高,要非说有压力,也是在名利场想出名、想风光的压力。用压力解释吸毒,纯属借口。”

  对此,陈道明发问:“现代人谁没压力?难道只有你有压力?你压力有老百姓大吗?”

  回顾上世纪《冰山上的来客》《新儿女英雄传》等经典电影,奔放的情感力量、奇特的艺术效果、创作合理的剧本情节、精心考究的后期制作,让陈道明难以忘怀:“那时候拍一部电影是多么认真的一件事。”

  “我们从艺者要,无论文化水平高低,首先要有基本教养:包括家庭教养和社会教养。简单讲,在家尊老爱幼,在外遵守社会秩序。”陈道明说,“吸毒,就是没教养。”(晨星_CS)

  对于股票投资、上市并购、金融理财,陈道明说自己根本没这能力、也没这脑子:“很多人无数次劝我加入,但我根本不懂,也消化不了,还是踏踏实实拍戏吧。”

  文艺工作者如何成为时代风气的先觉者?如何推出有筋骨、有、有温度的精品力作?如何提升学养、教养以言为士则、行为世范?亲历文艺工作座谈会的陈道明连发三问,向记者道出他的思考与答案。

  陈道明是演艺圈里“有名能待得住的”。有人不演戏、没工作会焦虑,“我可不会,因为生活不夸张,可以寅吃卯粮。”他说。

  “除终端外,在剧本创作、影视制作、发行上映等各个端口,都需要良好的文化自觉,才能锻造精品。”陈道明阐述道,编剧作为创作源头,需要文化约束,什么该写、什么不该写,要有基本价值判断。演员作为执行者,为了孩子的身心健康在表演中不抽烟、不骂人“有了这些文化自觉,就不再有,更没有裤裆里掏手榴弹弹弓式的神剧。”

  自从主演张艺谋执导的电影《归来》后,陈道明一待就是一年多,从未接戏。谈及原因,他解释说:“其实一年来看了二三十个剧本,太市场化、太票房化,没点儿生活气息,甚至不堪入目,所以干脆不接戏。”

  反观现在,“有时代情怀、反映一代人记忆、符合影视想象功能的作品少了。”在陈道明眼中,没有所谓“文艺片”和“商业片”之分,“文艺片不一定就没市场。好片子就一个标准:文艺片像商业片一样好看,商业片像文艺片一样有情怀。没人看,是因为我们没拍好、是创作者。”

  近年来,一些演艺界人士因涉毒被、被刑拘、被的消息屡现报端。一些吸毒者自称“压力大,借吸毒减压。”

  “中国电影发展有迅雷不及掩耳之势。市场有了、规模上去了,可内容和质量亟待提高。”陈道明说,“死盯票房,影片势必缺乏文化基因、核心价值。电影人不能急功近利、不能烧快钱、不能唯票房。抽时间静下心好好想想,电影为何要拍、为谁而拍。”

  电影电视,是文化的载体和产物、是面向大众的产品,具有文化传承的功能。然而,在陈道明看来,当前的泛娱乐化正稀释影视节目的文化价值。

  近年来,“借壳上市风”“资本并购潮”“炒作地产热”等“文化资本化”现象风起云涌、如火如荼。

  “一些编剧和导演在开拍前从未考虑影视作品的文化价值,而只问俩问题:有人看吗?能挣钱吗?”陈道明感叹,“这是的赌博!”

  “衡量一个民族是否有风骨和底蕴、判断一部电影是否有价值和情怀、评价一名演员是否有教养和,看的是文化自觉。”演员陈道明认为,泛娱乐的文化生态、唯票房的剧本创作、纯圈钱的文企上市和没教养的艺人涉毒,深刻反映出当前的“文化失觉”现象和文艺浮躁风。

  与一些知名演员动辄参演100多部影视作品的经历相比,陈道明从事演艺事业以来,总共也就接过50多部戏,其中还包括像电影《建国大业》中不到一分钟的“龙套”出镜时间。

Copyright © 2012-2013 .All rights reserved.http://www.elthib.com 版权所有